Search the site

作者 Christine Meilton

Senior Analyst View profile

韩国是继中国和美国之后的第三大精炼铅生产国,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生产商的所在地—高丽亚铅(Korea Zinc)旗下Onsan冶炼厂/精炼厂的所在地,该冶炼厂/精炼厂的精炼铅产能为50万吨/年。由于精炼铅产量超过消费量,且韩国国内没有铅矿山产量,韩国也是国际铅精矿和精炼铅贸易的主要参与者。此外,再生铅产业的扩张也导致了买家对废铅的激烈竞争,尤其是在美国,但同时也在欧洲和亚洲其它地方。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回顾了铅精矿、精炼铅、废铅以及新电池贸易的最新趋势以及关键的潜在因素。


铅精矿供应量增加拉动原生铅产量提升

2018年韩国铅精矿进口量出现同比回升,由于全球铅精矿供应量增加,其进口量增长了12.3%,但由于其一重要铅矿供应——商纽蒙特黄金公司(NewmontGoldcorp)旗下的位于墨西哥的Peñasquito矿生产中断,2019年韩国铅精矿进口量略有回落。2018年进口量增加主要是由于澳大利亚铅锌矿山增产;2018年第四季度韩国从美国进口的铅精矿数量也有所增加,这是因为自2018年9月开始中国对美国铅精矿开始征收5%的进口关税之后,一部分原本供应给中国的铅精矿转道出口到韩国。一项针对美国出口数据的分析显示,2018年美国对华铅精矿出口量出现大幅下降,从13.7万吨降至8.5万吨,其中大部分下降发生在最后一个季度。2019年上半年的美国铅精矿对华出口数据也显示出同比下降。这些铅精矿被韩国、加拿大和欧洲消化吸收。对美国出口的深入调查显示,2018年进口到韩国的额外铅精矿大部分来自阿拉斯加,即泰克资源的红狗矿和赫克拉矿业公司的GreensCreek矿),而2019年的额外铅精矿来自新奥尔良(Doe Run的密苏里州东南部矿山)。

铅精矿供应量的提高推动高丽亚铅提高了原生铅产量,我们估计2018年其原生铅产量增加了12%,不过这被再生铅减产所抵消,精炼铅总产量实际上比前一年减少了3.1%。此外,2018年第一季度该冶炼厂的维修期也被延长,也是其产量下降的一个因素。2019年的该公司的铅产量有所回升,2019年第一季度产量达到历史第三高水平,有史以来第三次超过11万吨。

过去18个月 Onsan原生铅增产不仅反映出铅精矿供应量增加,而且还反映了Nyrstar Budel冶炼厂的银/铅残渣供应的减少,随着TSL增加,更多的银/铅残渣正运往Nyrstar的PortPirie冶炼厂。由于含银量高,高丽亚铅对这些残渣的喜爱程度高于其它废料。与此同时,我们估计韩国其它冶炼厂的再生铅产量正在增加,导致再生铅产量和精炼铅总产量的总体增长。CRU预计2019年韩国精炼铅产量将增长1%,达到77.4万吨,其中再生铅的总产量将增长3%。

然而,由于韩国国内铅消费稳定,无法消化精炼铅的增量,因此其铅锭出口量也在增加。2018年的韩国铅锭出口量同比增长5%;2019年上半年,韩国精炼铅出口量同比增长17%,达到14.9万吨。此外,韩国铅锭进口量出现下降。今年上半年韩国铅锭进口量同比下降13%,从4.3万吨下降到3.3万吨,净出口量从8.5万吨增加到11.6万吨,增幅为37%。

出口格局也发生了变化,从对美出口轻微转向亚洲其它国家。2018年,中国铅锭市场供应一度紧张,上海期交所SHFE/LME套利窗口打开,大量铅锭流入中国市场,相应地其对对美国及印度的铅锭出口量有所下降。今年对中国的出口量进一步增长,对印度的出口也出现复苏,而对美国的出口则继续下降。今年上半年,韩国对美的出口总量为3.8万吨,低于去年同期的4.9万吨。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对中国出口的原生铅全部来自高丽亚铅的Onsan冶炼厂。这是中国电池制造商能够接受的少数几种铅品牌之一。

韩国企业在铅废料方面竞争激烈

增加再生铅产量势必需要更多的铅废料,而随着韩国国内废旧电池的供应相对稳定,韩国再生铅生产企业一直在海外市场寻找更多的铅废料货源。此外他们还看到,由于日本当局对向冶炼厂运送废料施加限制,从环境角度来看,这些冶炼厂处理废料的方式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因此从日本进口的废电池数量有所下降。因此,我们不断听说,为韩国冶炼厂采购废料的贸易商一直在北美展开激烈的竞争,在欧洲也有一定程度的竞争。

铅废料贸易很难获得全面可靠的数据。我们分析了韩国根据统一代号854810的数据(原电池、原电池组和蓄电池的废旧材料;废电池,废电池组和蓄电池),也可能包括一些除铅酸电池以外的电池。然而,大部分的贸易都是铅酸电池,因此这些数据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贸易趋势。从下图的数据可以看出三个明显的趋势:整体进口量增长,从日本进口的下降以及从美国进口的急剧上升。多年来,韩国废旧电池的三大供应国分别是日本、美国和阿联酋。然而2018年第四季度,韩国从日本的进口量从每年约9-10万吨/年的水平大幅下降,到2019年进口量几乎为零,导致韩国再生铅生产商缺乏原材料。阿联酋是中东地区的废料中心,今年韩国从阿联酋的进口量也出现大幅下降。韩国从美国的进口量出现显著增长,今年上半年同比增长逾一倍。

最后一个要考虑的话题是新型汽车和工业铅酸电池的贸易。新车销量放缓和韩国国内汽车保有量趋于成熟,都预示着韩国国内汽车电池市场也在放缓。韩国电池进口量在下降,与此同时,电池制造商也在积极寻求出口更多的电池。今年上半年韩国汽车电池净出口量同比增长6.5%,达到2,090万组。汽车电池出口到澳大利亚、其它亚洲国家、南美和非洲国家。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您与我们联系

作者 Christine Meilton

Senior Analyst View profile

CRU LEAD

The CRU Lead team sets the standard for providing in-depth market analysis and forecasts, price assessments and cost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lead industry.

CRU LEAD COVERAGE

  • Lead Concentrates
  • Lead Mining
  • Lead Scrap
  • Refined Lead

RELATED COVERAGE

The Latest from CRU

Insight

Expect India to rebound in 2020: less than 5% growth is not the new norm

With Q3 GDP data coming in at 4.5%, concerns are rising about prospects for India. We are not worried.

By Anissa Chabib & Ippolito Tarabini 02 December 2019   
Topic: Economics

Spotlight feature

Top 10 Calls For 2020

Topic: Econom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