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e site

作者 Christine Meilton

Senior Analyst View profile

韩国是继中国和美国之后的第三大精炼铅生产国,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生产商的所在地—高丽亚铅(Korea Zinc)旗下Onsan冶炼厂/精炼厂的所在地,该冶炼厂/精炼厂的精炼铅产能为50万吨/年。由于精炼铅产量超过消费量,且韩国国内没有铅矿山产量,韩国也是国际铅精矿和精炼铅贸易的主要参与者。此外,再生铅产业的扩张也导致了买家对废铅的激烈竞争,尤其是在美国,但同时也在欧洲和亚洲其它地方。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回顾了铅精矿、精炼铅、废铅以及新电池贸易的最新趋势以及关键的潜在因素。


铅精矿供应量增加拉动原生铅产量提升

2018年韩国铅精矿进口量出现同比回升,由于全球铅精矿供应量增加,其进口量增长了12.3%,但由于其一重要铅矿供应——商纽蒙特黄金公司(NewmontGoldcorp)旗下的位于墨西哥的Peñasquito矿生产中断,2019年韩国铅精矿进口量略有回落。2018年进口量增加主要是由于澳大利亚铅锌矿山增产;2018年第四季度韩国从美国进口的铅精矿数量也有所增加,这是因为自2018年9月开始中国对美国铅精矿开始征收5%的进口关税之后,一部分原本供应给中国的铅精矿转道出口到韩国。一项针对美国出口数据的分析显示,2018年美国对华铅精矿出口量出现大幅下降,从13.7万吨降至8.5万吨,其中大部分下降发生在最后一个季度。2019年上半年的美国铅精矿对华出口数据也显示出同比下降。这些铅精矿被韩国、加拿大和欧洲消化吸收。对美国出口的深入调查显示,2018年进口到韩国的额外铅精矿大部分来自阿拉斯加,即泰克资源的红狗矿和赫克拉矿业公司的GreensCreek矿),而2019年的额外铅精矿来自新奥尔良(Doe Run的密苏里州东南部矿山)。

铅精矿供应量的提高推动高丽亚铅提高了原生铅产量,我们估计2018年其原生铅产量增加了12%,不过这被再生铅减产所抵消,精炼铅总产量实际上比前一年减少了3.1%。此外,2018年第一季度该冶炼厂的维修期也被延长,也是其产量下降的一个因素。2019年的该公司的铅产量有所回升,2019年第一季度产量达到历史第三高水平,有史以来第三次超过11万吨。

过去18个月 Onsan原生铅增产不仅反映出铅精矿供应量增加,而且还反映了Nyrstar Budel冶炼厂的银/铅残渣供应的减少,随着TSL增加,更多的银/铅残渣正运往Nyrstar的PortPirie冶炼厂。由于含银量高,高丽亚铅对这些残渣的喜爱程度高于其它废料。与此同时,我们估计韩国其它冶炼厂的再生铅产量正在增加,导致再生铅产量和精炼铅总产量的总体增长。CRU预计2019年韩国精炼铅产量将增长1%,达到77.4万吨,其中再生铅的总产量将增长3%。

然而,由于韩国国内铅消费稳定,无法消化精炼铅的增量,因此其铅锭出口量也在增加。2018年的韩国铅锭出口量同比增长5%;2019年上半年,韩国精炼铅出口量同比增长17%,达到14.9万吨。此外,韩国铅锭进口量出现下降。今年上半年韩国铅锭进口量同比下降13%,从4.3万吨下降到3.3万吨,净出口量从8.5万吨增加到11.6万吨,增幅为37%。

出口格局也发生了变化,从对美出口轻微转向亚洲其它国家。2018年,中国铅锭市场供应一度紧张,上海期交所SHFE/LME套利窗口打开,大量铅锭流入中国市场,相应地其对对美国及印度的铅锭出口量有所下降。今年对中国的出口量进一步增长,对印度的出口也出现复苏,而对美国的出口则继续下降。今年上半年,韩国对美的出口总量为3.8万吨,低于去年同期的4.9万吨。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对中国出口的原生铅全部来自高丽亚铅的Onsan冶炼厂。这是中国电池制造商能够接受的少数几种铅品牌之一。

韩国企业在铅废料方面竞争激烈

增加再生铅产量势必需要更多的铅废料,而随着韩国国内废旧电池的供应相对稳定,韩国再生铅生产企业一直在海外市场寻找更多的铅废料货源。此外他们还看到,由于日本当局对向冶炼厂运送废料施加限制,从环境角度来看,这些冶炼厂处理废料的方式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因此从日本进口的废电池数量有所下降。因此,我们不断听说,为韩国冶炼厂采购废料的贸易商一直在北美展开激烈的竞争,在欧洲也有一定程度的竞争。

铅废料贸易很难获得全面可靠的数据。我们分析了韩国根据统一代号854810的数据(原电池、原电池组和蓄电池的废旧材料;废电池,废电池组和蓄电池),也可能包括一些除铅酸电池以外的电池。然而,大部分的贸易都是铅酸电池,因此这些数据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贸易趋势。从下图的数据可以看出三个明显的趋势:整体进口量增长,从日本进口的下降以及从美国进口的急剧上升。多年来,韩国废旧电池的三大供应国分别是日本、美国和阿联酋。然而2018年第四季度,韩国从日本的进口量从每年约9-10万吨/年的水平大幅下降,到2019年进口量几乎为零,导致韩国再生铅生产商缺乏原材料。阿联酋是中东地区的废料中心,今年韩国从阿联酋的进口量也出现大幅下降。韩国从美国的进口量出现显著增长,今年上半年同比增长逾一倍。

最后一个要考虑的话题是新型汽车和工业铅酸电池的贸易。新车销量放缓和韩国国内汽车保有量趋于成熟,都预示着韩国国内汽车电池市场也在放缓。韩国电池进口量在下降,与此同时,电池制造商也在积极寻求出口更多的电池。今年上半年韩国汽车电池净出口量同比增长6.5%,达到2,090万组。汽车电池出口到澳大利亚、其它亚洲国家、南美和非洲国家。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您与我们联系

作者 Christine Meilton

Senior Analyst View profile

CRU LEAD

The CRU Lead team sets the standard for providing in-depth market analysis and forecasts, price assessments and cost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lead industry.

CRU LEAD COVERAGE

  • Lead Concentrates
  • Lead Mining
  • Lead Scrap
  • Refined Lead

RELATED COVERAGE

The Latest from CRU

Spotlight feature

The sun is setting on the US expansion

The US economy is in the midst of its longest economic expansion on record—124 months and counting. The recent deceleration in US growth momentum and the fading health of...

By Lisa Morrison 16 October 2019   
Topics: Aluminium, Copper, Economics, Steel

Seminar

CRU Stuttgart Steel Briefing

Topic: Steel

Seminar

CRU Coal Briefing

Topic: Steelmaking Raw Materials

Seminar

Tokyo Iron Ore, Coal and Steel Briefing

Topics: Coal, Steel, Steelmaking Raw Materi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