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e site


由于结构性产能过剩,中国钢铁产业链在2015年底亏损严重。此后,政府大力推进供给侧改革,淘汰落后和低效产能,包括焦化产能。


由于中国已经进入钢铁需求增长放缓的发展阶段,同时废钢供应增加会削减铁水需求,因此焦化行业也正在进行产能整合和优化,以更好的减少环境压力。除了总产能降低之外,政府也将推动焦化行业在未来十年以更大更清洁的焦炉取代效率低下的小型焦炉,变得更加环保。

政府将继续大力治污

第13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于3月5日召开了为期两周的会议。 会议期间,政府表示将巩固过去两年在环保方面取得的成果。这意味着未来几年将不鼓励包括焦化在内的污染产业。

理论上焦炭生产是联合性钢厂的第二大污染排放源。 CRU研究发现焦化环节颗粒物排放量为吨钢0.27千克,仅次于炼钢环节车间,占联合性钢厂颗粒物排放总量的约28%。鉴于此,2018年政府更加密切关注和限制焦炉运转。事实上,2018~19年取暖季对大部分铁水产能限制已经有所放松,但对焦化的限制则更为严格,主要是为控制其污染物排放。虽然2018-19取暖季空气质量改善不如2017~18年取暖季显著,但当整体产能限制更加严格时,与2017年之前污染严重的年份相比,空气质量仍有显著改善。CRU认为控制焦化产能比限制高炉更容易,成本更低,且能实现政府能够接受的结果。

随着炼铁产能的降低,焦化产能达到峰值

除了采取包括延长焦化时间在内的改善空气质量的短期措施,政府还一直在寻求从结构上对焦炭产业进行优化改革的方法。如果考虑替代项目带来的新增产能,中国焦化总产能在过去三年中下降约1700万吨/年。政府可能会在未来几年继续对污染较严重的焦化行业采取更严格的限制。根据2018~19 年取暖季的政府文件,到2020年底,河北,山东和河南省的焦炭产能应低于这些省份各自炼铁产能的40%。由于高炉大型化和喷煤比增加等因素,CRU预测未来用于铁水生产的焦炭消费量将稳步下降,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目标。 CRU预测,这三个省的2020年炼铁产能将达到约3.56亿吨/年,按照40%的比例计算,相当于~1.42亿吨/年的焦化产能,这意味着在2019 ~20年期间将退出约3800万吨/年现有产能。

同样,江苏省的独立焦化厂也受到影响。 江苏省政府去年发布了一份文件,要求长江和太湖附近的独立焦化厂在2018年底前关闭。同时,江苏其他地区的独立焦化厂必须在2020年底前关闭。 特别是焦化厂颇为集中的徐州市,政府要求到2020年焦炭总产能相比2018年减少50%,其余产能将整合到2-3个大型钢厂,并在2020年前搬迁到工业园区。

这些例子表明,政府正试图将焦炭产能与炼铁炼铁结合起来,避免产能过剩。 CRU预测,中国钢材需求将在2019年略有下滑,但中期仍有小幅增长。 与此同时,中国钢铁产能削减以及其他国家(特别是东南亚)的产能增长,将使中国不太可能有大规模钢铁出口。 这将使中国近期粗钢产量总体稳定。 然而,电弧炉产能增长使得电弧炉产能占比升高以及废钢供应增加,使得铁水产量下降,从而减少对焦炭的需求。 更重要的是,高炉操作技术和水平改进可能会进一步减少中期的焦炭需求。 因此,政府不会容忍污染且过剩的产能存在太长时间。

焦炉发展大型化和清洁化

尽管中国的焦炭总产能可能会下降,但其影响将因省而异。 炼焦煤储量丰富和煤炭产量充足的山西省焦炭产能最高,达到1.34亿吨/年。山西省不太可能像河北,河南和山东省一样将“焦炭/炼铁”比率定为40%。 相比之下,山西省将继续受益于其丰富的炼焦煤资源,继续向其他省份供应焦炭,但是局面仍将有所改变,较小的焦炉将被更大更清洁的焦炉取代。

根据CRU的焦化产能数据库,山西约35%的焦化产能是炭化室高度大于4.3米的焦炉,但根据政府文件,2020年这一比例要超过50%。这意味着必须用大型焦炉置换现有小型焦炉,替换掉的产能为2000万吨/年。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并取得进一步进展,政府实施了类似钢铁行业的置换鼓励政策。 例如,对于在2018年底关闭或备案关闭的小型焦炉,可以进行100%产能置换。然而,2019年只能按90%确定置换产能,2020比例更低,仅为80%。

除了焦炉大型化,清洁化也是未来发展重点,政府要求配置相应的污染排放控制设备以及配套干熄焦来满足排放要求。 根据CRU的焦炭产能数据库,中国已有超过40%的焦化产能应用了CDQ技术,这可以减少污染排放和提高焦炭质量。 CRU认为,中国将会有更多的CDQ装置。 同时,安装捣固炼焦设备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在不损害焦炭质量的情况下使得配煤更加灵活,此外也是为了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排放。 然而,中国进一步提高捣固炼焦设备比例的空间并不高,因为具备安装条件的地区都已经安装完毕。 除了钢厂自备焦炉和炭化室高度超过4.3米的大型独立焦炉外,其余焦化产能中顶装焦炉产能仅为约2000万吨/年。

总之,中国焦化产能可能会在2020年后持续下降,不同地区降幅不同,大多数省份都会出现减产,而山西的焦炭产能在中期基本保持稳定。同时,焦炉单体产能将增加,并将配置更多的排放控制设施,以满足超低排放标准。最后,由于大多数顶装焦炉都是大型现代化设施,用于大型高炉,因此捣固炼焦设备比例增长有限。炼铁方面,配有大型高炉的工厂,将更重视焦炭质量稳定性而不是生产灵活性。这将为中期持续进口焦煤提供支撑,CRU认为中国中期焦煤进口量约5000万吨/年,但2019年除外,钢铁需求和此后的铁水产量将同比萎缩。所有这些变化将对中国焦化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包括焦企的盈利能力。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您与我们联系

作者 Richard Lu

Senior Analyst View profile

CRU STEELMAKING RAW MATERIALS

The CRU Steelmaking Raw Materials team sets the standard for providing in-depth market analysis and forecasts, price assessments and cost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steelmaking raw materials industry.

CRU STEELMAKING RAW MATERIALS COVERAGE

  • Iron Ore
  • Metallics
  • Metallurgical Coal
  • Metallurgical Coke

RELATED COVERAGE

The Latest from CRU

Insight

Wengfu and Kailin mega phosphate merger nears completion

The proposed merger between Chinese phosphate producers Wengfu and Kailin has made significant progress over recent weeks and is likely to be completed by the end of June,...

By Isabel Chen & Chris Lawson 22 May 2019   
Topic: Phosphates

Insight

Trump takes next battle in trade war to auto sector

Topics: Aluminium, Economics, Steel
Chinese-supply-cuts-Is-aluminium-set-to-be-the-next-coal

Webinar

Global Aluminum Outlook: Don't doubt the deficit

Topics: Aluminium, Aluminium Raw Materials